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
关注: 手机客户端

 

同案犯在失主住宅内实施暴力构成转化型“入户”抢劫

  发布时间:2013-01-18 11:11:55


   【案情】

  公诉机关指控,2010年1月27日17时许,被告人张某伙同王某(已判刑)窜至黑龙江省五九七农场场部,进入裴某家居住的原“自然美”美发厅室内盗窃时被裴发现,王某将裴左眼打伤,王、张逃到室外,裴某、裴子与闻讯赶到的邻居张某某随后追赶,张某拿出尖刀威胁追赶的人,二人趁机跑掉。盗窃价值人民币351.93元。裴某损伤属轻微伤。公诉机关提供了相关证据,认为被告人张某入户盗窃,逃离现场后使用暴力相威胁抗拒抓捕,其行为构成抢劫罪,且系共同犯罪,累犯。请求依法判处。

  被告人张某辩解称:虽拿出尖刀但没有恐吓和威胁,也没有暴力,更没向被害人索要钱财,有语言是为了掩饰离开,其行为不构成抢劫罪。

  法院经审理查明:2010年1月27日17时许,被告人张某伙同王某(已判刑)窜至黑龙江省五九七农场场部,用断线钳剪开裴某家居住的原“自然美”美发厅锁门的钢丝锁,进入室内盗窃。不久,房主裴某与其子回来,发现房门未锁,裴子在门口等候,裴某进入室内开灯时被王某打在左眼一拳后倒地,王某和张某携带盗窃的人民币161.93元、“波司登”牌羽绒服1件(价值人民币80.00元)、玉坠1个(价值人民币80.00元)、“凌科”牌手机电池1块(价值人民币30.00元)逃到室外,裴某、裴子与闻讯赶到的邻居张某某等人随后追赶,二被告被众人围堵在一死胡同内,张某拿出随身携带的尖刀威胁追赶的人,二人趁机跑掉。盗窃价值合计人民币351.93元。

  【审判】

  法院经审理认为:被告人张某伙同他人入户实施盗窃,为抗拒抓捕在户外当场使用凶器相威胁的行为,已构成抢劫罪,且系共同犯罪,累犯。公诉机关的指控成立,予以采纳。被告人张某曾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,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又犯本罪,系累犯,依法应当从重处罚。被告人张某的辩解无事实和法律依据,不予采纳。理由是:根据现有证据分析,被告人张某盗窃的主观故意明显,入户实施盗窃的客观事实存在。被告人张某在室外被围堵后显露尖刀,并有威胁语言,系明显的为抗拒抓捕而以凶器相威胁。根据法律规定,入户实施盗窃,为抗拒抓捕,在户外当场以暴力相威胁或盗窃后为抗拒抓捕以凶器相威胁的,以抢劫罪定罪处罚。被告人张某具有以下量刑情节:1.累犯,依法应当从重处罚;2.流窜作案,当庭供述避重就轻,均可酌情从重处罚;3.赃物全部提取返还,可酌情从轻处罚。鉴于被告人张某系累犯,流窜作案,当庭供述避重就轻,决定对其从重处罚。依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第二百六十三条第(一)项、第二百六十九条、第二十五条第一款、第六十五条第一款、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抢劫、抢夺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》第一条、第五条第(二)项、第(四)项之规定,判决如下:被告人张某犯抢劫罪,判处有期徒刑五年零三个月,并处罚金4 900元。

  【评析】

  一、在户内实施暴力的同案犯是否构成转化型的“入户”抢劫犯罪

  《刑法》第二百六十九条规定,盗窃时被发现,为抗拒抓捕当场使用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胁的,以抢劫罪定罪处罚。本案盗窃同案犯王某打失主左眼一拳后逃离盗窃现场的行为,完全符合转化型抢劫的全部法律构成要件,且暴力行为实施地点系失主住宅内,亦符合法律规定的“户内”。所以,王某的行为构成转化型的“入户”抢劫。

  二、未在户内实施暴力的被告人是否构成转化型的“入户”抢劫犯罪的共犯

  共同犯罪的主观要件,各共同犯罪人必须有共同的犯罪故意。所谓共同犯罪故意,是指各共同犯罪人通过意思联络,都知道自己是和他人配合实施犯罪,认识到他们的共同犯罪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,并且希望或放任危害结果的发生。

  未实施暴力的被告人与暴力实行人对该暴力是否存在共同故意,是判断其是否构成转化型抢劫罪共犯的标准。本案王某实施暴力时与张某无实施暴力内容的沟通,没有通过明示或者暗示的方式,表明愿意共同实施暴力的心理倾向,王某为抗拒抓捕实施的暴力行为张某并不知情,也没有提供任何的支持和帮助。王某将进屋的失主打倒这个事实的发生是一瞬间、十分突然的事情,张某根本就没有时间和思维去考虑用什么样的行为能够配合王某,以达到顺利逃走的目的,王、张二人也根本没有充足的时间进行明确的意思联络。故未实施暴力的被告人张某不构成转化型的“入户”抢劫犯罪的共犯。

  三、被告人在户外显露尖刀,威胁追赶人的行为是否构成转化型抢劫,盗窃同案犯是否构成该转化型抢劫的共犯

  被告人张某盗窃的主观故意明显,入户实施盗窃的客观事实存在。被告人张某在室外被围堵后显露尖刀,并有威胁语言,系明显的为抗拒抓捕而以凶器相威胁。符合法律规定的入户实施盗窃,逃到户外后为抗拒抓捕,当场以凶器相威胁以抢劫罪定罪处罚的规定。

  盗窃同案犯王某与张某被群众围堵在死胡同内无法逃脱,张某拿出随身携带的尖刀威胁,王某亲眼目睹并未制止,采取了放任的态度,其主观意图上具有抗拒抓捕的目的,而对于张某的行为完全持放任的态度。在刑法理论中希望和放任都是故意。本案中二被告人户外的行为是直接的故意和间接的故意结合,张某的威胁见效后王某即刻心领神会共同逃跑。所以王某在户外的行为构成了转化型抢劫的共同犯罪。

  综上所述,从共同犯罪的主观要件并结合本案案情来看,王某在户内的行为属于转化型“入户”抢劫,张某不构成转化型“户内”抢劫共犯;张某在户外的行为属转化型抢劫,王某构成转化型抢劫共犯。

责任编辑:鲁丽群    

文章出处:黑龙江省红兴隆农垦法院    

 
 

 

关闭窗口

441144大众印刷图库